- 中国教师人才网
教辅频道 > 我校是乡村中学吗?(兼答我给总理写信的有关质疑)

我校是乡村中学吗?(兼答我给总理写信的有关质疑)

[ 来源:李镇西老师博客 | 作者:李镇西老师 | 时间:2008-01-25 02:30:53 | 收藏本文 ] 文字大小:【 】【关闭本页
最近,快开学了,忙于学校的事务,上网的时间很少了,时间越来越不够用??这也是我一直说辞去教育在线总版主的原因,所以近来一些关于我的网上正反两方面的议论我基本上没有去看。(顺便说一下,不少朋友在网上给我建了不少博客,每天都把我的文章往那些博客上贴,但我实在没有时间去那些博客上看。真觉得对不起网友,有“欺骗”之嫌疑啊!)我觉得,对给总理写信一事有不同看法,是非常正常的。七嘴八舌,是民主社会的一个标志。有人对我说,有人在网上讥讽我给总理写信,是“阿谀拍马”“邀功请赏”,我一笑了之??从教二十五年来,我一直在毁誉参半中工作和生活,我从来都不理睬,何况学校还有那么多的事等着我去做呢!别人要怎样想,那是别人的事。当然,对于多数人的理解和支持,我感到欣慰,但也没有时间一一表示感谢,确实太忙。

但是,那天一位网友转给我两篇质疑我的帖子《李镇西校长所在学校的应正之名》和《李镇西校长是否误解了“乡村”学校?》(参看:http://bbs.eduol.cn/dispbbs.asp?boardID=40&ID=300637&page=2),我认真看了,觉得这两位网友虽然对我提出了质疑,但态度是很严肃的。我估计类似的疑惑或者说质疑可能还不只存在于这两位网友。所以,这里简单作个说明。

这位网友主要是质疑成都市武侯实验中学是否是真正的乡村学校。要说清楚这个问题,必须先介绍一些背景。关于这个背景,我想引用一段成都市的政府公文??

2004年,成都市提出了“统筹城乡发展、推进城乡一体化”的发展战略,实施了对全市410所农村中小学进行“标准化建设工程”等8大工程,缩小了城乡义务教育的差距,让农村学校变成了城市学校。

虽然上面是一段政府公文,但决不是套话和假话,而是已经变成看得见摸得着的现实。

2003年,我还在成都市教育科学研究所担任教育发展研究室主任的时候,就知道成都市教育局长杨伟正在筹划“农村学校标准化建设工程”,这项工程的具体负责人是我的朋友周继平(成都市教育局办公室主任)。杨伟的考虑是,城里的学校越来越豪华,而成都郊外(包括边远地区)的农村学校的硬件却令人担忧。于是,杨局长说,我们不能搞“锦上添花”,而应该“雪中送炭”!他顶住压力,拨出一笔巨款,用于改造成都的农村中学。具体做法是,将一些弱小破旧的学校合并成一所学校,然后重新高标准修建。

几年过去了,成都市绝大多数农村中小学的校舍完全可以和城里的任何一所学校媲美,甚至有个别城里的学校还未必能够赶得上农村学校!

今年四月底,我去成都远郊的一些地方,看了看杨伟实施“农村中小学标准化建设工程”完毕后的一些学校,让我惊叹:这真的是农村学校吗?如果不了解情况的人看了这些学校,怎么也不会相信是农村学校,只能认为是城市学校!

当时,我真的对杨局长产生了敬意。

后来,杨伟因此不但获得了“成都杰出贡献奖”,而且被老百姓称为“平民局长”!

这里顺便说一下,那封给温总理的信其实最早就是写给杨伟的,开篇我写道??

“首先,我要向您表示真诚的祝贺,祝贺您荣获‘成都杰出贡献奖’。

“今年四月,我和雷福民局长一起参加了成都标准化教育现场会,我很受震撼。以前知道你在搞标准化教育,但具体究竟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那天看了一所所农村学校,对你真是充满了由衷的敬佩。想到去年和一位朋友聊天,说起你的时候,我这位不是搞教育的朋友说了一句话:“杨伟是一位平民局长!”你以自己朴实的行动为千千万万农村孩子创造了优质的教育条件,因而赢得了人民的尊敬,你的确是一位平民局长!”

再说武侯实验中学。成都市武侯区在城乡教育均衡化方面应该说还搞得更早一些,在杨伟搞“农村中小学标准化建设工程”之前的2002年,武侯区政府就将原来的一所乡中和一所厂办子弟校合并(这一点和市上的做法相同),异地新建了现在的武侯实验中学,投资数千万元。??需要说明的是,武侯区所投资改造的农村学校决不只是武侯实验中学一所学校。但武侯实验中学是改造后规模最大的一所初级中学。

武侯实验中学位于成都郊外的簇桥乡旁边(我曾经说,簇桥在成都的郊外,武侯实验中学又在簇桥的郊外),如果是去年,这里是标准的农村,但去年,随着城乡一体化的推进,簇桥由乡改镇,乡镇府变成了镇政府。所以准确地说,武侯实验中学现在是城乡结合部的一所中学。他既不是城市学校,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乡村学校,而是校舍像城市学校,教学设施像农村学校(我们许多教学仪器、实验室设备以及图书馆藏书都还严重短缺,但信息设备除外,教育局去年专款对我校的计算机设备进行了投入),学生来源及其家长素质则是标准的农民(其实也不“标准”,因为他们刚刚“农转非”,表面上的身份已由村“民变”成了“居民”)。

所以说,如果按照这位网友说的“辍学率”“办学条件”等标准,可以说,成都市现在无论在近郊还是远郊,都很难找到传统意义上的“乡村学校”了。

这位朋友所质疑的“一锤定音”的最后四个字??“城市初中”是我任校长之前写的,我理解,这是为了招生宣传,多少有些夸大其词,属于误导广告语言。谢谢这位朋友的批评,我马上责令改正。(不好意思,如果不是这位朋友指出,我居然还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可见我也有责任。)但是,从另一个方面说,如此夸大其辞的说“城市初中”,恰恰证明说这话的人底气不足--因为毕竟地处农村(现在勉强算城乡结合部),生源差,于是为了招到好生源,不得不说是“城市初中”。

我曾经于2003年自费赴云南考察,在网友滇南布衣的山坡学校矗立很久,惭愧而又难受。我承认我没有滇南布衣那种献身精神,但就在那时,我就有了去农村学校工作的愿望。回到成都后我便多次向杨伟局长提出这个要求。前几天碰到杨伟局长,他还说记得我曾经对他说,哪怕去四川甘孜等少数民族地区教书也愿意。但遗憾的是,杨伟局长不放我走,不愿意我离开成都。去年,因为种种原因,我来到了成都郊外的这所即将由乡村中学过渡到城乡结合部中学的武侯实验中学,算是“折衷”地实现了我的愿望。

这里顺便再简单说说我对平民教育的理解??

从教育对象来说,平民教育是面向平民的教育,平民教育就是对大众的教育,是面对大多数人的教育,是为普通老百姓服务的教育;从教育内容来说,平民教育是对所有孩子进行全面素质培的教育;从教育目标来说,平民教育是培养具有平民意识的现代公民的教育,以后我们的学生不管是普通的劳动者还是杰出人才,他都有一副平民情怀,也就是有一颗热爱劳动人民并乐于为平民百姓服务的心。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平民教育绝不是单纯的农民教育,也不是单纯的贫民教育,平民教育不是专门针对贫穷老百姓的教育。不能把平民教育与希望工程混为一谈,平民教育不是帮困助学,当然,我们更应该关注那些生活较为贫穷的、那些不能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农村孩子??这也是温总理在批示中强调“乡村平民教育”的原因。其实,城里面的教育也可以是平民教育,只要你是为大多数百姓服务的。平民教育是相对于精英教育而言的。

这次给总理写信,引起了种种议论。有人总想推究我的“动机”。其实,我这个人自以为有着一般人没有的民主与平等的意识。在我看来,我给总理写信,就是公民之间的通信,宪法不是规定“公民有通信自由”吗?我不认为给总理写信有什么了不起,需要什么“勇气”。我觉得我作为国家主人之一,给我们国家一位公务员或者说我们国家最大的“公仆”之一写信是很正常的。就像我几乎每天都给我的学生或学生家长写信一样。只有潜意识里面觉得自己比总理“低”的人,才觉得给总理写信是不可思议的。

欢迎朋友们继续讨论相关问题,包括继续对我提出那平时比较尖锐的批评。只是我确实太忙,不一定都回复。要做的事情确实太多,我的新选择才刚刚开始,现在远远不是谈经验的时候,因为我的事业里收获的季节还远得很。理解也罢,赞扬也罢,讥讽也罢,嘲笑也罢,都不能使我飘飘然或者沮丧。我只看中严肃的批评,因为这能够使我少犯错误。至于其他的言论,让别人说去吧,还有十来年我就退休了,时间不等人,哪有精力去管别人怎么说,既然作出了选择,也就包括选择了不理解,无论怎样,我将匆匆赶路,风雨兼程!


  
中国互联网协会网信认证              网站备案信息